论原则

周二(2018.5.29)在思客读书会中和Ward一起分享了《原则》这本书。

这本书名气很大,但坊间评论颇多溢美之词。我看完差不多1/2篇幅之后,更加坚定了我当初的想法:这是一本名不符实,或者说“标题太大”的书。这个评论比较全面地论述了这本书,我建议大家都去看一看。这个评论里提到的点我就不再重复了。
什么是原则?
在我看来,原则之下还有三个层次:规则(Rule)、纪律(Discipline)、法规(Regulation),这些之上才是“原则(Principle)”。
我还没有能完整地将规则、纪律、法规、原则进行很完整的定义:

  • 规则:规则加诸人身。遵守它有好处(或避免坏处)。
  • 纪律:自觉地遵守规则。规则也形成了体系。
  • 法规:具有强制性、普适性。
  • 原则:解释了我们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法规”的问题。原则反而不是强制性的。因为一个独裁的政府完全可以违背人类社会的基本原则,而用自己的一套原则来创立独裁的法规。

原则是决定了法规如何制定、纪律如何制定、规则如何制定的根本。用Ward以及James的话来说,就是“原则根本不用写那么多”。对此我是同意的。
所以,在分享的时候,我说我只能将这本书中所述的“东西”归到最高不超过纪律的层面:也就是“这些是我成功的过程中,自觉在做着的事情”而已。
这些不过是一些很直白的事实,不能告诉我们任何“成功——事情”之间的因果性。也许遵守这样的规则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是它们肯定不是充分条件……而到了一定境界后,你会发现,这些规则也不过是整个成功价值链中最低层次的东西而已。
为什么这本书还会这么火?
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

  1. 有自己的原则而且坚守并认为自己的原则自洽的人;
  2. 有自己的原则但在坚守时有迟疑,或者不知道自己的原则是否正确的人;
  3. 没有自己的原则,但很想有人告诉他原则是什么的人。

第一种人看这本书,是因为要进行验证。第二种人看这本书,在验证的同时也要获取信心。第三种人看这本书,是要获得指导。
根据《绿野仙踪》改编的同名电影中有这么一段,是冒牌大法师对稻草人说的,原文如下:

Why, anybody can have a brain. That’s a very mediocre commodity. Every pusillanimous creature that crawls on the Earth or slinks through slimy seas has a brain. Back where I come from, we have universities, seats of great learning, where men go to become great thinkers. And when they come out, they think deep thoughts and with no more brains than you have! But they have one thing you haven’t got – a diploma. Therefore, by virtue of the authority vested in me by the Universitatus Committeatum E Pluribus Unum, I hereby confer upon you the honorary degree of Th. D…that’s Doctor of Thinkology.

我简单地翻译一下:

看你说的,谁都有脑子的。这不是啥稀罕玩意。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动物,哪怕再不起眼也有自己的脑子。我来的地方那里,有大学,人们坐下学习成为了不起的思想家。他们毕业后,就有了深刻的思想,可他们的脑子不比你多多少!不过他们有一样东西是你没有的:一张文凭。因此,凭着数不清大学联盟授予我的权力,我在此为你颁发Th. D学位……也就是思想学博士学位。

请记得一点:稻草人是很聪明的,他是真正有脑子的。只是因为没有“文凭”(或者说各种证书)才自卑到认为自己没有脑子。
我们在现实中看到的情况却正好相反。
为了给自己的所作所为寻找根据,寻找背书,才会向这类书诉求。
=================
原则应该很简单——这点我非常同意。
读书会之后,和James在微信上聊了一下。他提出自己的三大原则是:自由、责任和爱。针对这三个原则我们展开了比较深入的讨论。
比如,因为有了责任,所以有些事情必须去做,有些事情就必须不能去做。那么这时这个人还是不是自由的呢?答案是,此人在有充分选择自由前提下因选择而带来的责任(或约束)不可以被认为是“不自由”的表征。首先,他有选择做或者不做某个选择,因此对后果(也就是带来的责任)有充分的考量。在此前提下,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在这里不展开是否真正存在自由意志的讨论——的表现。
现实社会中,很多人将自由与责任人为地割裂了,或者说他们选择不负责任的自由。这样的情景不光在个人身上体现,也在一些所谓的创新idea中体现。对此我是一向嗤之以鼻的。
James和我继续谈到,儒家中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更进一步,说“己所欲也勿施于人”。我有保留地同意他的判断——在最一般的意义上理解他说的后半段话。
在“扬善惩恶”这四个字中,我只赞成后面两个字。“扬善”很容易造成道德绑架。我们也不能去道德绑架别人。
但是,对恶的惩罚不力、不及时,总是造成“迟到的正义”(甚至是永远不知道能不能来的正义——或者知道肯定来不了的正义),那是一个逼着所有人抛弃法治原则的最佳做法。
我们处在一个没有任何原则的社会中。种种妙笔生花的规则、纪律层出不穷,有些东西只要用大脑CPU运算上几秒钟,就知道有问题。
我自认是个很笨的人,看到人们向明明是骗局的地方冲了进去,就会很困惑:是他们不知道?还是我不了解?理应比我更聪明的政府也拒绝评论甚至推波助澜,所以更多的时候,我相信是我错了。只是毫无例外的,到了最后,正是这些人哭着喊着要政府出面维护自己的权益。
谨以此文,留下备注,致我所有看不懂的东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