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可译非常译

Spread the love

就让我也自认为是一个搞过翻译的人吧——目前已经出版的有两本:《缠绕的意念》、《凯恩斯传:一个利他主义者的七面人生》。第三本与另两位译者合作,目前应该是在排版过程中,有望顺利出版。第四本刚交稿,出版日期还没有最后定,不过也是完成了。

正好在泰国度假的时候,第五本书的编辑和我确认,版权事宜已经搞定,我可以开始工作了。

承蒙好友朱律师赠书《生命之轻与翻译之重》,趁着度假也赶快看完了。这是一本关于翻译理论(规则的)汇编,与我多年前购买的《译艺谭》一书侧重点不同:后者虽然也讲述了一些翻译理论,但是更侧重在具体的例子讲解,确实比单纯讲解理论的本书更为引人入胜。

一本由另外一种语言写就的文字,到底能不能被翻译成译者的母语呢?我的看法是:能也不能。

能,是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如此众多的译作出现,而且更有诸多杰出的译作和大家。而且,从这些译作中,我们汲取了众多先进的思想,开拓了更广的视野,收获是巨大的。

不能,是因为诚如作者所言,文字已经是思想的近拟,将其翻译成另外一种文字,进而再让读者自行得出其中的意义,则额外进行了两次近拟(一次是在翻译时,一次是阅读时)。如此一来,保真究竟能到何种程度确实很难保证。如果我们再算上作者本人思想(以及隐含的思想)到其本人文字的一次近拟,就又要再加一次失真的过程。

=============

读者也在“进化”。他们的理解能力是译者无法控制的,但是(同样作为一个读者的)我相信,读者的理解能力是在不断提高——只要他们能自己思考。但就是这样的一个能力,目前的趋势也是呈退化的态势。

众多所谓公众号、自媒体在灌输、推销着似是而非的思想。我们太轻易地愿意接受不是自己的思想,仿佛只要轻轻随手一转,就变成了自己的思想。如此一来,是不能指望这样的读者通过多次近拟的译文去理解原著思想的。

但是,这不是译文本身的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