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CSDN的衬衫

上周五的时候接到一张包裹投递条,从条上看应该是CSDN寄过来的一件衬衫(今天在ARI的BLOG里得到了证实)。
兴冲冲的到邮局去拿(打的10元),结果被告知由于投递条上写的收件人是我的英文名字Taylor,而我又不能拿出任何有效证件证明我是Taylor所以邮局不能把这件衬衫给我。
当 然,邮局还是厚道的,他们要求我到公司里去开个证明,盖个公章,从而证明我在公司里确实是用Taylor这个名字。我真的很PF他们的思路。我不知道这件 衬衫多少钱,但是如果我真那么做,不考虑我路上花费的时间和拿这个好笑的证明的时间,来来回回我一共要花打的费40元(从家里到邮局/到公司/到邮局/回 公司,四次打的,每次10元)。这些费用对于邮局来说他是不考虑的,因为他要为每个包裹的投递负责,而不会对你花费了多少钱在得到这个包裹上负责。
我又好奇地问他们,上门送投递条的时候我也签字了,当时的投递员怎么不提这个名字不符的问题呢?邮局的回答是送投递条的人只负责地址正确,至于收条的人是阿猫还是阿狗他不负责。一个简单的包裹投递,居然有两套不同的处理规定,我也真是无语了。
最 后——我要求见他们的当班经理,结果被告知不在——我只好问,如果我不收的话(事实是我也没有办法收),会怎么处理这个包裹?答案是会退递。所以我只能选 择这个方案。邮局宁可再浪费人力去退运,也不愿当场解决。显然我的考虑不是邮局(至少是当时处理我这件包裹的人)的考虑。
他的考虑是我要遵守规程,不犯错误,老板没有同意的事情我坚决不做;我的考虑是从邮局总体出发,退运显然会增加成本,不如就当场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可以完成一个包裹的投递,同时得到一个高兴的客户。
当 时接待我的工作人员是个小年轻,我很伤心的是小小年纪的他(他当然很敬业,也很珍惜这份工作)已经变得如此教条和“陈旧”。他甚至不愿意尝试一下为我解决 问题:不愿意去ESCALATE,不愿意灵活、通融,不愿意承担任何风险……这实在是我很不愿意看到的。不愿意承担风险的人,一定不会有提升的机会。
不能再想更深入的层次的东西了。上帝在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