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费马之后,数学家都调皮了起来

自从费马(Pierre de Fermat,1607/10-1665/1/12)于1637年在一本书的留白之处写下那句著名的断言后,数学家们都开始调皮起来。

1993年6月,数学家怀尔斯(Andrew Wiles)证明了费马大定理,数学家们“调皮”的机会少了一个——但不用着急,他们还有一个调皮的机会:黎曼猜想。据可靠消息来源,数学家们坐在飞机上、轮船里却突遭紧急情况、性命堪忧的时候,他/她就会问空乘人员要来纸笔,写下:“我已经证明了黎曼猜想。可惜这张纸太小,我更没有时间写下我的证明。”

Continue reading “自从费马之后,数学家都调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