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操作猛如虎

Spread the love

先声明,我不是法律专家。所以我只从我自己的原则出发来进行推论。

很多人看了昆山所谓涉黑人员“龙哥”被杀的新闻。

我不谈此人的过往行为、是否该杀。我只谈大家现在比较关注的是否“防卫过当”的问题。

要讨论这个问题,必须有一个出发点:于某是不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我们暂时没有于某的详细档案,但从当时摄像镜头来看:直行红灯时,他停车在等候区内,没有像很多骑电动车的人会做的那样在等候时蹭出好远,对后续车辆正常右转(如果可能的话)造成障碍。在他拿起对方失落刀具之前,一直非常理性克制。

所以,我先做一个推论和判断:于某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既然如此,于某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公正公平地按照法律对他此次的致死事件进行审判。

于是,我们回到现行的法律。

恶人为什么能横行霸道、欺压良善?我觉得,我们现行的法律不进行“过度推演”(如果不是“无限推演”)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日常事务中,旁观者要么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要么抱着“一只碗不响,两只碗叮当”的先入之见。对恶性苗头进行暂时压制后,有关部门根本无法(也可能是没有可能、也可能是根本不想)对这样的恶势力进行跟踪和时时“关注”。一直到最后,出现了各种天大的事情,甚至会闹出人命。这些都和不“过度推演”有关,但是不过度推演在国内变成了息事宁人、听之任之、不闻不问,这是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和对这一法律原则的曲解或故意误解。

(有人可能会说,那么我们来“过度推演”好了!但是,这是很危险的!因为如果过度推演成立,我写这篇文章就有可能被推演出一些我经受不起的后果了。)

于是,在此前提下,法院会仔仔细细地回看各个角度的录像,做一个重要的推演:一个已经被砍了几刀的人,是不是还有能力继续行凶?

正反双方都可以对此进行辩论:正方可以说,此人身强力壮、一看就是练过的,肯定有能力再度行凶;反方可以说,任何人都应该知道身受如此重伤后没有人能有体力再度行凶,所以于某追上去再度行凶显然是防卫过当。这些就留给公诉人和辩护律师去讨论吧。

但从现行法律的框架来看,很大的可能是反方会占上风。

注意:法律可能存在缺陷,但是有无可挑战的权威性。

注意:对法律存在的缺陷,我们当然可以进行批判。提出正面的建设性意见最好,只是发泄一下不满也是对的。

好奇之一:据说某些地方已经能识别出乱穿马路的人脸,将其公告示众。对于这样的社会涉黑人员,我们却没有任何识别追踪方式吗?

好奇之二:这也是网络上有人问到的,这样的小混混,怎么就能开上宝马?这个我倒是有答案了:比他更大的流氓多得是,还上市、圈钱了呢。在这些大流氓面前,刘某只是个瘪三。所以这种现象太常见了,不用感到拍案惊奇。

===========

最后,表个态:我不反对判决于某“防卫过当”,但作为对生命和尊严的最后底线的尊重,请最低量刑,有可能的话施行缓刑。同时,昆山政府可以在舆论层面进行适当导向并采取恰当的导向性行动——理由么,要找的话,总是有的。

好吗?

p.s 刚写完发出,看到大群里也在讨论这个问题,其中的一个帖子http://hongdou.gxnews.com.cn/viewthread.php?t=16264958&page=#post10158485提到了和我差不多的结论,但还从跟另外一个角度——“顺民”易管。

这个角度我就不展开了。一来我从小就是良民;二来,读书人就算拍案而起也绝不会揭竿而起。精神层面的压制——反抗转换到物理层面的反抗,还有太多步骤要去走。所以,我就不准备联想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