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成为弗洛伊德,为什么要成为弗洛伊德

Spread the love

《成为弗洛伊德》这本书是思客读书会的好友杨鲁静博士的译作。我在第一时间购入了这本书,并请她题字。

对我这么一个“心理学”外行来说,要看这么一本准学术的书很难,也就更佩服鲁静能“静”下心来,把这本书给翻译了出来。

============

我第一次对”梦“有深刻印象,是看那本《爱德华大夫》。我对里面的那个梦境印象特别深刻,对达利画出的那幅画也印象深刻。父亲去世前几天,我做梦做到送他上火车。那是一个很大很空旷的站台,有点像国王十字车站。我一开始是在车厢外,看着父亲走进车厢,和我嘟哝了几句,大意是我这次出发任务很重、有很多事情要办、照顾好母亲之类的。然后下一秒,我就站在了天桥上向下俯视列车。我记得那是一辆类似如今少见的绿皮车的列车,只是被漆成了大红色。然后我就醒了。

父母亲去世后,我倒是很少做有关他们的梦。

我和鲁静的交流中,结合我翻译《缠绕的意念》一书的体会,认为:做梦是某种不光是潜意识、而且是超意识的体现。当然,这会导致一个问题,就是超意识也许还有超超意识在控制,超超意识还有超超超意识在控制……就像俄罗斯套娃那样,永无止境。这样的问题,在阿西莫夫的《基地》中已经出现过了(详见我的评论《基地、长老会、大设计》)。

我们先别跳那么远。所谓的“预言梦”是怎么回事呢?据说荣格已经对此进行了解释,这点我到现在还暂时没有领会,看来是要等到下周三(7.18)的时候听杨博士当面讲述了。不过,我很愿意做一些乱猜:这也许是哥德尔宇宙的一种体现。在哥德尔的宇宙中,时间线是封闭的一个环,所以严格说不存在过去未来的区别。我们看到所谓未来的事情,只不过是“过去”的事情罢了。(圆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这也许是梦的预言性的物理学基础吧。或者,还有一种解释,来自梦境的提示在潜意识中影响了我们日后的所作所为,促进我们向着梦中指示的行动。我觉得这都是解释得通的。

==========

人总是很容易挑战别人,很难挑战自己。在清醒的状态下,我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问上两个“为什么”就会停止了,因为我们很难去直面对自己的挑战。借助梦境的提示,我们在放松的情况下深入下去,找到一些提示,为自己的行事提供一些线索。我想,这应该是有意义的。

书中有一个细节,说弗洛伊德不相信“传记”。我觉得很有意思。我小时候读书,倒是从传记开始的,长大之后对传记的兴趣确实少了很多,主要是感觉到我再也不可能成为这样的人物了吧。

拉拉杂杂,写了一些。作为我对这本书的读后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