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原则

周二(2018.5.29)在思客读书会中和Ward一起分享了《原则》这本书。 这本书名气很大,但坊间评论颇多溢美之词。我看完差不多1/2篇幅之后,更加坚定了我当初的想法:这是一本名不符实,或者说“标题太大”的书。这个评论比较全面地论述了这本书,我建议大家都去看一看。这个评论里提到的点我就不再重复了。 什么是原则? 在我看来,原则之下还有三个层次:规则(Rule)、纪律(Discipline)、法规(Regulation),这些之上才是“原则(Principle)”。 我还没有能完整地将规则、纪律、法规、原则进行很完整的定义: 规则:规则加诸人身。遵守它有好处(或避免坏处)。 纪律:自觉地遵守规则。规则也形成了体系。 法规:具有强制性、普适性。 原则:解释了我们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法规”的问题。原则反而不是强制性的。因为一个独裁的政府完全可以违背人类社会的基本原则,而用自己的一套原则来创立独裁的法规。 原则是决定了法规如何制定、纪律如何制定、规则如何制定的根本。用Ward以及James的话来说,就是“原则根本不用写那么多”。对此我是同意的。 所以,在分享的时候,我说我只能将这本书中所述的“东西”归到最高不超过纪律的层面:也就是“这些是我成功的过程中,自觉在做着的事情”而已。 这些不过是一些很直白的事实,不能告诉我们任何“成功——事情”之间的因果性。也许遵守这样的规则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是它们肯定不是充分条件……而到了一定境界后,你会发现,这些规则也不过是整个成功价值链中最低层次的东西而已。 为什么这本书还会这么火? 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 有自己的原则而且坚守并认为自己的原则自洽的人; 有自己的原则但在坚守时有迟疑,或者不知道自己的原则是否正确的人; 没有自己的原则,但很想有人告诉他原则是什么的人。 第一种人看这本书,是因为要进行验证。第二种人看这本书,在验证的同时也要获取信心。第三种人看这本书,是要获得指导。 根据《绿野仙踪》改编的同名电影中有这么一段,是冒牌大法师对稻草人说的,原文如下: Why, anybody can have a brain. That’s a very mediocre commodity. Every pusillanimous creature that crawls on the Earth or slinks through slimy seas has a brain. Back where I come from, we have universities, sea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