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下山》

Spread the love

5月5日的时候,和太太一起去看了《王阳明下山》。

和石头聊了不少,所以一并整理了发出来。

微信图片_20180508063709

我的第一个感觉:剧本太长了。7点半开场,到了大概9点50才是上半场。我实在是没法等下去了,只好和石头打了个招呼匆匆回家。石头在大概11点的时候给我微信说:“即将结束,准备谢幕了。”

按照石头的说法,原本子至少五个小时。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如果是现在这个长度,那么强烈建议开场提前到7点开始。

这个剧本当然是深刻的,因为它讲述的是王阳明生平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展现的是儒家从入世到出世再到入世的深刻转变。这样一个转变没法不深刻——也就是说,主题本身的深刻性决定了剧本怎么编都会有内涵。

所以,我不会用这个“深刻性”来评判剧本。

所以,我要从编排上来评论。

序幕

毋庸置疑,序幕是拖沓的,表现手法略显单一。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那位传圣旨的太监没有必要出现,可以采用背景音的方式。比如,背景中出现皇帝,皇帝宣布对王阳明的旨意。这样可能会形成更多的层次。

庙中梦境

这段我也不是很喜欢。我和石头讨论时,才发现我理解错了:

我:儒家所谓:不语怪力乱神。用一个梦境,而且是庙里的环境,也就是佛教的东西,用顿悟之类用机锋之类来表达隔壁老王的思想转变或者领悟,我觉得不好。

石:实际上王是否定庙里梦境产生的“顿悟”的,所以那个要“点化”他的疯乞丐是被他赶走的,后面的仨乐户,他还是想用原来的思想去影响的。这个铺垫是山上的乌托邦被剿匪后,疯乞丐才再出现产生的。或者说,王的最终决定没有“顿悟”的变化,而是理想在拒绝了点化,争论了严嵩,失败了山寨乌托邦后,产生的逐步的,仍旧不妥协,却更加看透后的,渐变。

我觉得,如果以我的理解力还发生如此之大的偏差,可能其他观众也会有类似的偏差。

与严嵩的对话

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儒家讲究的是思辨——不是释家的那种机锋。所以,思辨过程中的对手很重要,必须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所以,我很喜欢第二幕中王阳明和严嵩的对话。这是真正两位大儒之间的对话,而且人物性格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我个人认为,这是整本剧中最出彩的地方。

由于本幕也很长,所以对白我不能记得很多。但是总体感觉到位、精准。

被劫上山

这是中场休息钱的最后一幕。说实话,我个人觉得提升的地方也还很多。王阳明“教唆”劫匪去抢大户的一段很有趣。但是我没有看到编剧对这一段的展开。

我不是说要详细描写劫匪抢劫的过程,而是说,编剧应该更多地描写一下这段经历对劫匪的影响、对王阳明与劫匪关系的影响、对王阳明的影响。我不知道是否在下半场有更多的描述,但就从这一幕来说,展开是不够的。

花絮

上半场演出过程中,科文中心还出现了乌龙事件:整个舞台的灯光除了问题,导致大概有20多分钟舞台全暗。

在这里,我感谢演员的敬业。他们不受影响,继续认真地演出(话筒是好的)。

在这里,我感谢前排观众的配合。他们用手机打起灯光,照亮了舞台。

在这里,我感谢所有观众的体谅。没有人起哄,在诧异之后,选择了认真观赏。

总体评价

如前所述,王阳明这个话题的深刻性决定了剧本本身就必然具有的深刻性。但是,感觉编剧在对整个剧本的控制上,还有提高的空间。具体表现在,整个剧本略显拖沓。按照石头的说法是剧本有5个小时,这个长度超出了常规的安排。

另外,如果上半场包括序幕和前三幕,而下半场只有两幕(?)的话,中场的插入就有点不平衡。

建议:对剧本应加以删减,3个小时的长度是极限了。同时,对我上文提到的一些细节安排需要进行整理。对上下半场的分割进行考量。

以上是我对《王阳明下山》的评论。最后引用石头的一段话,作为结语:

唉,说他容易,倒是我自己,一直没下笔写本话剧

世事何尝不如是。

只是,我和某校长不同,我是相信质疑是可以创造价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