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irway to heaven

Spread the love

今晚从读书会活动结束回家路上,车里音响正好放着的是Led Zeppelin的Stairway to heaven,觉得可以用来作为今晚聆听靳勇医生分享《基因传》后写书评时用的标题。

从书籍分类来看,《基因传》可以算是一本专项主题(生物学中的基因学)编年史。

全书分为七个部分,从“遗传科学昙花一现——遗传物质重见天日”的1865-1935年开始,讲到“后基因组时代——遗传学的命运与未来”的2015年及以后。作者凭借其自身在该领域渊博的知识和深刻的见解,为我们认认真真、详详细细地解读了基因学的发展以及未来趋势。

顺便提一句,今晚的与会人数好像创造了新高,根据Thomas的统计,应该是有23个人,作为一个纯粹的低调读书会,一次晚会有这么多人,也是很不错的呀。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这么几点。

科学和技术理应追求可追求到的最大限度的事实和逻辑。这是公理一。唯由此,我们人类才不断地发展(即以发展最广义、最可被接受的定义出发),我才可以在此地写出文字,借由各项科技带来的成果,将其发布并被你看到。

任何科学和技术都会带来“好”和“坏”。但这不是科技本身的问题,因为我们在这个判断中加入了一个动词:“带来”。所谓“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而已。驴儿本来自由自在,结果被好事者带入了黔之后,驴生出现了重大的转折。这里的关键在于人工干预或者说介入或者说“使用”。

这里的干预,可以是非常个人层次的。比如书中一再提到,在完全个人自主的前提下,夫妇可以提早判断胎儿是否患有唐氏综合症,从而在完全个人自主的前提下,决定是否要终止妊娠;但这样的自主自愿必然有着背后更深层次的考虑。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生下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婴儿不啻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对家庭正常的生活将是巨大的干扰,从这些点出发,做出那样的一个决定(终止妊娠)是符合常理的,也是不出所料的。

我们在想一步,为什么一个唐氏综合症的婴儿会是一个负担?因为从根本上说,他在幼年时期需要加倍的照顾,会占用父母亲属更大量的时间,支出更多的费用——所以这是一个负担。即便成年后,他也可能无法为家庭做出回报和贡献。所以,从赤裸裸的数字来看,这样一个婴儿对家庭的贡献是负数。

以上的简单推理中,我们可以将“家庭”替换为“社会”或者“政府”,而保持逻辑不变。换句话说,政府在看到这对夫妇做出那样的决定之后,也是长吁了一口气。毕竟,一个社会的发展依赖于每个个体的贡献,政府的收入来自每个个体的创造。

但是,如果从政府口中明白无误地说出上述这个替换后的推理和逻辑,那么政府的形象是会受到严重损害的——因为这么一说,就将一个政府的实质赤裸裸地摊开在了民众面前,尤其对于一些尚未完全开蒙的民众来说,他们之所以拥护某个政府是因为他们能生活在政府编织的谎言之中。

政府应该怎么做?自然是操纵其最足以自豪的宣传机器,将家庭其乐融融、孩童茁壮成长=幸福的观念牢牢地固化起来。

这是公平的:你有自主自由选择的权力,但是当你知晓某一选择的所有后果之后,你的选择是有限的,而且你为你的选择的所有后果负责。

================================

今天读书会讨论时我说了这么几个点。

第一是一个八卦。当今的英王室从伊丽莎白女王丈夫菲利普亲王以降,所有男性子嗣无一例外都会谢顶。强大的Y基因!

第二是一个类比。前两周我和大家分享卡尔维诺的时候,曾经提到其《帕洛马尔》中有一篇专门讲到乌鸫的鸣啭。我这里偷个懒,不去找原文引用了。大意是,帕洛马尔先生注意到,乌鸫鸣啭很有韵律,三长两短,两短三长……不同的组合似乎在表达不同的含义。但是帕洛马尔先生进而想到,乌鸫鸣啭间隔的那些“空白”是不是更有意义?而这,与基因中我们还不知其有何作用的“空白”(内含子)一样吗?

由此,我们在纯粹理性的思维高度,可以将两样本不相关的东西结合在了一起。

===========

回到家,已经不早了,我突然又联想起了另外一本书:《百年孤独》。此书结尾处写道:

但是,他还没有把最后一句话看完,就已经明白了,他从此再也不会离开这间屋子,因为这座镜子城(或称幻景城)在奥雷良诺·巴比洛尼亚译读出全本羊皮书的时间,将被飓风刮走,并将从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消失。这手稿上所写的事情过去不曾,将来也永远不会重复,因为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决不会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

我想,人类基因的完整解读也许就像奥雷良诺破译羊皮书那样。在我看来,待我们完全破解基因之时,一定会发现其中蕴含着人类必将走向自我毁灭的基因。

==========

基因的本事还不限于此。书中提到基因有一种类似reflection的能力。而这才是细思恐极的地方。这种reflection的能力正是人工智能——也就是人的智慧的表现啊!

=========

我个人对生物学(基因学)不是很感兴趣,但是这不妨碍我对这门学科中的进展感兴趣,并对这些进展带来的社会影响更感兴趣。当生物学开始研究人的时候,情形会变得更加有趣、更加需要小心处理。

过往的历史告诉我们,生物学+人=悲剧,而且是大悲剧。

所以,当今的我们要特别小心。

这是一条通往天堂的阶梯,只是我们要记得,以基督徒的操守,抵抗众多诱惑,才能最终完成天路历程(Pilgrim’s Progress)。

 

 

 

2 thoughts on “Stairway to heave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