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一步更好

为了准备3.7日的Star.t(星享家)活动,经过Shadow的介绍,我认识了西交利物浦的一位老师Ellen(之前的活动认识了Jaya)。 这次活动的主题自然是配合3.8妇女节。所以我们选择了Facebook COO Sheryll Sandberg的一本著作《Lean In》(为了我更快地阅读,我购买了中文版《向前一步》)作为讨论的基础。 作为一个男人,看这本书的时候,有两点引起我特别的注意: 第一,书中提到女性之所以还没能获得“理想”中的处境,除了其他所有因素之外,女性在争取“理想”处境之时,给自己施加的约束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第二,书中提到了所谓的“蜂后”效应,以及女性在互相支持——特别是在论及性别问题时——方面做得不够好,甚至会出现互相攻击的情形。 以下我简要地分析一下。

人生的下半场(一)

按照某个统计数据,中国男性的平均寿命是72岁。所以,我早就在第三个轮回的时候就进入了人生的下半场。 如今,我即将(我是看阴历的)迎来第四个轮回了。 一、36岁之前 36岁之前的我,并不顺利但也算顺利。 我是7岁上的小学。当时的学校还是很先进,我在5年级的时候,接触到了电脑(一台很古董的Apple)。从此和电脑(及其应用)结下应该是一生的缘分。 如今使用电脑快40年后,我对这个工具有什么感觉?这个感觉不是一开始形成的,而且当时形成的感觉很幼稚。所以我会在36岁之后的段落详细说明。 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差0.5分没有进入苏高中初中部。语文考了83,数学考了98,总分181,当年苏高中的录取线是181.5。如果从“人生应该早一点接受挫折,这样对成长有利”而言,这应该是我人生的第一个挫折。 先慈因为出身问题,对我要求很高。在她看来,任何一步、任何一个节点都是十分重要的。对于这点,我非常同意。以此养成我一生谨言慎行、谋定而后动的习惯。但是,先严的哲学偏于老黄,如果不是无为而治也是顺势而为的做派。成年之后,尤其是先严先慈相继辞世之后,先严对我的影响更大。 苏州的小年和别处不同,是除夕的前一天。小时候外公、外叔公都在世的时候,母亲和两位小姨都会拉家带口去外叔公在齐门的老家吃年夜饭。我家三人、二姨三姨家都是四人,加上外公和叔公两人,济济一堂。外叔公烧得一手好菜,所以都由他操办年夜饭。吃些什么已经完全没有印象,想来总有蹄髈、蹄筋、肉圆、红烧鱼、豆芽(如意菜)、青菜(有青头,苏州话,懂规矩、不乱来的意思)、芹菜(寓意勤劳)之类的年菜。所以,我的传统中,过年哪怕要少吃荤腥,几样蔬菜是不可少的。 吃好饭,大人们聚在一起聊聊天,小P孩们就到外面去放炮胡闹。 大概是我8、9岁的时候,老太太去世了。爷爷作为长房,也无法协调各房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一怒之下,将老房子卖了,爷爷奶奶搬到了专诸巷,而我们一家搬到了先慈学校分配的学校,然后又搬到义慈巷五中对面。我在那里一直住到靠近大学。 85年的时候,我以高分考进了苏高中,分进了2班(1班是省招班)。高中成绩我一直很好,以至于班主任对我的评价和处理是:任颂华如此稳定,应该去考一考。 大学四年加上研究生两年的生活是最好的。其中的回忆,我都零零碎碎地记录在《十月,一个交大的午后》这个系列文章中。这里就不多说了。 研究生毕业后,我没有选择留在专业里,这应该是一个我到现在都会愿意花点时间重新思考的决定。但不论如何,在上海漂泊一年之后,回家工作一切顺利,历经CSSD、GulTech、Soletron、Jabil等诸多外资公司,渐渐培养了自己的管理、工作理念。 1997年的时候,买了人生第一套大房子(新城花园,106平方)。我将父母都接了过来一起住,因为我骨子里很传统,总喜欢一家人窝在一起的感觉。 1998年1月1日的时候,开始和太太约会。相恋一年后,与1999年4月18日结婚,酒席设在了当时的竹辉饭店。老彼得于2000年9月19日出生。2001年1月16日,先严去世;2004年6月28日,先慈去世。这些是我人生最深刻的记忆。 2006年底的时候,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长期休闲。直到2007年年底,才重新开始工作,也开始了我目前为期最长的工作经历。这些都是我下篇的内容了。 二、性格形成 在上半场,我的性格形成基本受到如上所述的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是来自先慈的好强、自信、自立;一方面是来自先严的仁爱、顺势而为。 所以,如果仔细分析我的性格,可以总结这么几个特点: 1. 不求人。所有事情都基于自己的能力和安排进行。不过分要求他人的帮助。 2. 不苛求。也因此,我不过度追求完美,尤其是对他人。我总是基于最大的善意去估量他人的动机,因此总相信他人做到了他在当时当地能做到的最好。 这两个性格基本面极大地影响了我的人生。    

Stairway to heaven

今晚从读书会活动结束回家路上,车里音响正好放着的是Led Zeppelin的Stairway to heaven,觉得可以用来作为今晚聆听靳勇医生分享《基因传》后写书评时用的标题。 从书籍分类来看,《基因传》可以算是一本专项主题(生物学中的基因学)编年史。 全书分为七个部分,从“遗传科学昙花一现——遗传物质重见天日”的1865-1935年开始,讲到“后基因组时代——遗传学的命运与未来”的2015年及以后。作者凭借其自身在该领域渊博的知识和深刻的见解,为我们认认真真、详详细细地解读了基因学的发展以及未来趋势。 顺便提一句,今晚的与会人数好像创造了新高,根据Thomas的统计,应该是有23个人,作为一个纯粹的低调读书会,一次晚会有这么多人,也是很不错的呀。

2017年总结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总结时间。 工作 今年是我开始自由职业的第一个年度,可谓百废待兴。期间也曾面试过几个单位,但最终都缘分没到——更有莫名其妙的举动作祟,所以也渐渐意兴阑珊。 2016年底开始面匠小吾的运作,可惜一年下来没有赚钱,所以必须采取行动。 今年7月和老同学叶雷开始合伙做电子烟的生意,10月份开始正式铺市,目前还没法判断——唯一能确定的是挑战和机会并存。 10月份开始,与星辰商务合作。在2018年应该可以进入正式的全面合作阶段。 生活、家庭 今年7月去了美国,也是个人第三次到美国,也是第一次进入东海岸,在纽约见到了大学同学邱美康。而在西海岸的旧金山,见到了高中同学方晓华和甘徐芳。 太子在美国看了几所学校,收获很大。他第一次托福考试拿了100分,收获税前500元的奖学金。如今在学习SAT。 新房从1月1日开始装修,花费颇大。 读书、翻译、读书活动 今年出版两本书:《搜索》和《数学与科技》。交稿两本书。 今年读书共18本:生于一九八四,Neither Civil Nor Servant,沙丘,沙丘救世主,七堂极简物理课,数学与知识的探求,搜索,数学与科技,数学颂,时间地图,高盛小道消息,超级用户,芳华,被掩埋的巨人,神们自己,软埋,生死在上海,笑林广记。 今年参加了“思客读书会”,做了:缠绕的意念、凯恩斯、搜索、数学、逻辑、地理等主题分享。 11月份开始,与星辰合作,进行“星·享·家”沙龙活动。11月第一次是谈石黑一雄,12月第二次是中西方相声。两次活动都收获很多好评,增加了我明年继续玩好的信心。 技术 今年是技术大年。利用个人的时间,完成了任氏有无轩维客的改造,学习了React,VueJS和Neo4j。年底对VPS进行升级,从原来的1404升级到1604。  

记两本不可描述的书

最近看了两本不可描述的书,因为这两本书都是禁书。 第一本是《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家里本来有一本《生死在上海》,当年先严慧眼购入,遂成珍本。 本书行文流畅,凸显大家风范。只是看到大家闺秀不得不与周围的市井之人打起了交道,玩起了心机,有点莞尔。 文革至今仍是禁忌话题,其中原因不去深究。因为既得利益者永远会培植新的一批既得利益者,所以思想领域的禁锢最难打破。 ========= 另一本是《软埋》,由于是搞的盗版书,所以不能登录。 这本书讲的是土改。这又是一段能体现“伟大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时代,比文革更早。 了解历史总是对的——无论这历史有多么黑暗、多么可怕。 如何将历史呈现出来却是一个很有讲究的问题。避讳、曲笔……等手段都必须要用上。 但是,从这个角度来评论《软埋》,那么它是一个很不成熟的作品。其中,我对十八层地狱的设置很不解,觉得非常牵强。 我的意思是,十八层地狱当然是中国人熟悉的东西,也有对应的含义,但是只是为了一种“神秘”将十八层地狱拉进来,却不能在文字上与之匹配,那么这是严重的失败啊。

随手记一次失误

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把这次失误写下来,让大家参考,也能在遇到类似情形时,擦亮眼睛。 事情是这样的。 老彼得报名参加了一个TOEFL培训班,在苏州朗阁上课。因为老彼得自身水平还算可以,所以就没有上一对一的班,而是上了多人班。 上了几次课,老彼得反应班上的同学进进出出,很不稳定,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他要“重复上课”——学已经讲过的东西。和老师反应一两次,总是说会解决,但是也没有看到实质性的解决方法。 于是,就改到另外一家重新报名、重新缴费。 自然,朗阁的课程就要推掉了。于是我在8月9日去和朗阁的老师交流退费。接待我的是他们一位课程总监。她算是客气地问了几句,但是我也不想多交流,只说现在换了新的培训中心上课,这个课程就退了吧。 她也不多说话,拿出如下的一张申请让我签字。在过程中,她没有任何提示和说明。我们更多地是在确定退费金额——按照江苏省的某个文件,像我们这种情况,只能退一半。我要求出示该文件,看到了相关的规定,也就不再多纠结,匆匆地签了字。 回到家里过了好几天,发现没有退款,于是和老师联系。老师很讶异地说:我们这个退费是要3个月的呀! 我回头重新看这个退费申请,才发现朗阁非常聪明地用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组合:“3个月工作日”的说法。像我这么粗心的人,看到“3”和“工作日”这几个字,自然在潜意识中忽略了“月”这个字,于是就将自己拉进了坑。 我和几位律师朋友聊了一下,都说没办法。因为尽管这个“3个月工作日”的说法不合乎规范,也明显超出了正常处理这类业务的合理期限,但是由于这是双方认可——尤其是我认可——的条件,所以只能照此执行。 我还能怎么办?只好等喽。 所幸到了11月中的时候我再次和朗阁联系,他们说月底会给我。最终在11月28日收到了退款。 所以按照我的理解,按照申请的说明,朗阁退钱是晚了28-9=19天。他们的理由是财务规定月底退款。不过这点没有在申请中说明。 所以,我可以要求他们补上这19天的利息吗? ============= 至于这家公司为什么要花3个月才能处理我的退款——赚点利息?——我没有兴趣知道。 写这么一个经历,只是要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个公司会玩这么一个花样。如果当时没看清楚,就只能自己吃进了。 嗯嗯。 (此文补发,根据微信内容传回。)

“任氏有无轩”藏书(小)数据分析(上)

本文试图对我个人的藏书站点“任氏有无轩”的藏书和来客访问进行一些小数据分析。本分析有两部分。第一部分是藏书,第二部分是来客访问。 藏书数据 截止2017年11月15日上午7点7分,任氏有无轩藏书程序登录的书籍(含电子书)数量为1905本,其中电子书为29本(占比1.5%)。目前为止,我的电子书藏书比例很低,这个应该和大多数藏书之家类似——毕竟电子书也是比较新的东西。 这些书都是我外祖父遗赠、父母遗产、我自己和太太的购买、为孩子的购买。 简单地划几条线,1988年9月(也就是我读大学)之前,所有登录的书籍可以认为是父母及外祖父的购买;之后到2004年6月,我自己购买和父母购买的书籍各为50%;之后所有的书属于我自己购买(包括太太购买和为孩子的购买)。 总结如下: 1988年9月1日之前 283 15% 到2004年7月1日之前 571 30% 2004年7月1日之后 1051 55% 按照年份,各年购入(包括登录)的书籍数量为: 说明: 1994年购书超过100本,达到了119本,因为这一年父亲投入了对当时我们的家庭来说不小的一笔金额,购买了一套三联的金庸全集,计36册,价值504元。而2006年登录书籍达543本,这一年我开始编写现在大家看到的“任氏有无轩”程序,同时正好家里从新城花园搬到现在的湖左岸。所以这一年(以及2007年)用了很多时间整理书籍,并进行登录。登录时有些书明确写明了购买日期,但有些书没有,所以只能用当日登录的日期(集中在2006年年底和2007年初)作为“登录日期”。这些书其实购买时间都在当日之前。 根据记录,家中最早收藏的、有明确购书记录的书有两本: 《唐诗三百首》,购买日期1958年11月04日,上海文化出版社,140千字,180页,价格1元整。这本书是先严购买的。 《论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著,购买日期1958年11月14日,人民出版社,168千字,230页,未标明价格。这本书是先慈购买的。 当时先严先慈均未及弱冠,各自在苏州生活。两人在当时极为困难的情况下,都斥资购书,想来冥冥之中这也是缘分的体现。 从出版社分布来看,排名前10位的出版社分别是: 人民文学出版社,138本,7.2% 上海译文出版社,101本,5.3%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4.7% 人民出版社,55本,2.9% 商务印书馆,47本,2.5% 中华书局,46本,2.4% 上海古籍出版社,35本,1.8% 珠海出版社,35本,1.8%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34本,1.8% 上海人民出版社,32本,1.7% 从图书分类来看,排名前10位的分别是: I类,文学,604本,31.7% G类,文化、科学、教育、体育,145本,7.6% K类,历史、地理,103本,5.4% H类,语言、文字,79本,4.1% B类,哲学宗教,47本,2.5% F类,经济,41本,2.2% J类,艺术,36本,1.9% T类,工业技术,33本,1.7% Z类,综合性图书,30本,1.6% R类,医药、卫生,19本,1.0% 结论:一脉相承,任氏有无轩藏书还是以文学为主。不过,仔细看一下历年(比如说过去10年来)各类图书(选前三类)的采购数量变化也是很有意思的,因为这体现了我买书的偏好: 从这张图看,I类图书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K类图书稳中有升;而G类图书其实并不算多,大多数年份都在5本以下都是在个位数。 从购书渠道来看,早年的渠道基本都是线下。我的第一本标注为“邮购/网络购买”的书籍是《阿西莫夫最新科学指南》(上下),时间是在2001年2月27日。从数量来看,近十年的分布如下: 大部分年份中,线上购买书籍都超过了线下部分。而这十年来每年购买书籍的数量如下: 近几年基本控制在每年40本书左右。 而如果按照月份来看,1月份、4月份和10月份是购书的大月份: 至于版本,我是很挑剔的。这1905本书中,一版一印占大多数: 1.1 1215 1.2 212 […]

博客重新激活

博客重新激活。 前几天突然发现,我的数据库服务器突然崩溃……MySQL数据库的idb文件都不见了……无法恢复……所幸手上最新的一份备份不是太久,是11月份的备份,由于我最近写博客不是很多,所以损失不大…… 而藏书数据库损失比较大,因为我最后的备份也是11月份,所以丢失了这一个月的访问记录和新增书籍记录。这个问题不是很大。 所以,有一个合理定时的备份习惯有多么重要! 另外,出于合理安排,我将博客的站点放置到blog.rsywx.net,直接启用二级域名,而不是原来的rsywx.net/wordpress。这样更专业。 不过,备份还是有损失……那就是所有的图片都丢了……看来以后还要备份图片…… 敬请关注!